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赵丽颖又杀疯了!短短两集,亮点数不过来!

时间:03-2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77

赵丽颖又杀疯了!短短两集,亮点数不过来!

继续聊《与凤行》第7和第8集。第7集开篇,沈璃和行云的人间小院山水居,两地相隔凄美下线、走完人间BE线;而沈璃回归灵界,林更新切大号变回行止,两位正式解锁新地图。(小院BE“一首歌的时间”,昨天已经写过,见下图)接下来我们先说沈璃的“碧苍王魑魅之战”。一剧中拍了一段相当有仪式感的出征+送别。鼓声阵阵、号角声声,孤城画角悲鸣起,众军在簇拥之中走下山路台阶、奔赴万里黄沙苍莽战场。起舞翩翩的舞姬们,和一旁送别的灵界观众,最后很有仪式感敬重拜别。有出征万里遥的沉郁顿挫,也有将士和他们所守护之人“本源如鱼水”的价值体现。这场众人送别出征戏,沈璃明面上并未参与,但尊严和爱戴、悲情和敬仰,实际上她一分不少。《与凤行》也并不因为是古偶、不因为有轻喜剧内容便敷衍糊弄,这段出征送别虽并无本质新意,但皮相周正,骨相更是紧贴着沈璃的战之责任、守护苍生之本心。剧中沈璃的设定是灵界战神,具体呈现倒也不是“唢呐一出、荡平一切”模式,沈璃大战狼形蝎尾魑魅,打得很辛苦、至多算惨胜。大战戏份,推进层次也清晰。第一波反衬,将士大战,然不敌惨败;第二波铺垫,起了一点胜利小高潮、但依旧迅速转折落下。墨方安排众人放出幽蓝色弓、训练有素指挥若定,但依旧败北。第三波是真正的主菜,沈璃赶来,天降战神光晕拉满,但她种种方式用尽依旧落尽下风(中途还有墨方挡蝎子尾,痴情男二上分)。最终,沈璃假意被吞入腹从内部击破。咱就是说,赵丽颖果然是拿着孙悟空剧本,这招数是衣钵真传啊!(bushi)长枪烈烈、锐气昭昭,大写加粗的帅。大女主也好、女战神也罢,很帅很飒很能打,都已算不得稀奇特质。我喜欢沈璃之处是她“能打但并不通天”,在“很能很神”和“不能不神”之间有强弱兼具的微妙平衡感、分寸感。不满灵界为天界那帮废物们辛苦忙活、艰难生存的现状,字字铿锵如金石;不满行止“封印了几个畜生,便劳我族千年看守”,句句风雷愤怒。但她的认知和清刚决绝之志,也并不总对;她的见地层级,自然远比寻常军士多、但依旧有诸多未明了。她固然很传奇,但也依旧有普通人的“参不透”;一边是传奇、一边是寻常日常感,她在两极之间有自己独特的法门。三分刚强直接,三分理想化的洁白,三分背负苍生的大义。三分傲娇生气一言不合就拿嘘嘘开刀的可爱。长了嘴,喜欢就通知“我约莫是看上你了”“但你依旧嫁娶自由”。听属下表白,斩钉截铁不行。体会到魑魅何其难缠,迅速认错“他封印上千魑魅,确实于三界有大恩”,从来都以苍生为念。不是强凹的徒有其表的飒,而是一寸寸碎过也依旧燃烧的周正清刚勇毅的飒。我喜欢剧作对魑魅之战最后的处理,不是碧苍王打不过、行止神君来营救;而是碧苍王已经战胜,行止神君才溜达着来“不好意思那啥堵车”(bushi)迷路。而碧苍王说“我想吃你做的饭了,我想你了”,奔向记忆中已故的爱人,倒在温暖岁月的虚妄柔光中。她为所有人而将自己逼到极限,心力交瘁依旧不敢倒下;她是所有人的英雄,也是自己的囚徒。她不敢倒不能累,一声“吃饭了”是她喋血沙场万里遥,也不能触碰的一弯岁月静好之梦。魑魅伤她,浑身是有形战损;行止否认行云身份,往事伤她于无形,一滴泪是无尽岁月里的幽幽深井。她像一朵铠甲做的花,锐气满溢、帅气纵横,偶尔伤于极端、失之天真,但本质依旧明媚清刚,来去如风、爱恨如刀。以血肉铸成山河之重、以本心灼成万里之火。二行止切大号回归,当年下界前的指婚往事,他随口胡诌33,亲手种下五雷轰顶爆笑大雷。上古神行止,自然和凡间小院里的行云很不同,但行云和行止,又有一以贯之的疏淡。悠悠款款而来,如松上风溪间月。有一样的三分倒霉蛋喜感、三分出世不挂怀,三分“上一秒高深莫测、下一秒不知道要在哪个阴沟里翻船”,出来执行个任务都能迷路。身为上古神,但并非一味端庄、纵横万能的模式。随口胡乱指婚,是前因设定的笑点,也是力量投射的“悲喜莫辨”的矛盾点:上古神好威风啊,随意操控他人命运胡乱指婚,呦,指到自己家媳妇头上了。行止不肯对沈璃承认是行云,两位继人间BE后依旧在走新的BE线,偶尔在砒霜堆里发点糖。这一集“痴情忠犬男二”开始上分,墨方虽则第一集就已经上线,但此前基本是执行指令,这一集帮沈璃挡住攻击、在沈璃病榻前表白,以及正面刚情敌不希望沈璃为行止带路,算是情感部分正式启动。生死与共的同袍,日夜相守但不能更近一步的咫尺天涯,敬而爱之、爱而不得的悲凉,言情剧中这路人设应该挺有受众。事实上小说中的墨方,也并不是单维度的痴情忠犬。具体我不剧透,相对来说更有表达空间。这两集中天界“废物”祖孙二人登场。天君是刘冠麟,选角一看就是奔着喜剧去的。天界职场话术的马屁、敷衍,搭配着他的喜感,有一种谐谑但不变形的喜气。何与饰演的拂容君,正式登场是一组和沈璃的隔空对比镜头。那厢,沈璃擦拭兵器,一派寒光照铁衣的架势。这厢,拂容沉迷天界靡靡之音,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不知今夕何夕。铁血女战神和花花绕绕莺莺燕燕的富贵废物小天孙,一看就很不搭,果然是倒霉蛋行止“自己把自己媳妇指婚出去”干的事。你看,拂容的“废物”气息,夹在喜剧氛围中来表达,可以削弱颓丧的真无能感,反倒有几分欢喜冤家气。总觉得拂容君适合和沈璃家的嘘嘘吵架,他的心理年纪应该不比嘘嘘成熟几岁。沈璃少年铁血、出生入死,一生周正骁勇,素来是众人的脊梁和海山之关;但沈璃依旧有“她和碎嘴子的嘘嘘心理年纪也差不多”的可爱一面。从这个角度来说,沈璃和拂容,像是岔路口的一组对照组。一个养尊处优,不必面对风沙粗粝,花间酒云间月;一个在责任和守护中明白真正的“尊重”,不是统治更不是压迫、而是长驱为民往、九死尤不悔。拂容本心并不糟糕,后续大概能在沈璃的校正下正确几分。舒心结语这两集中我很喜欢沈璃的嘘嘘,以及沈璃被魑魅所伤后手上的一点伤口。比起腿上脖子上都打着绷带的重伤感,反而是手部特写中那点看似并不惨重的“小口子小破皮”,莫名让我觉得更落地、戳心。那是沈璃的常态吧。她是在风霜刀剑中成长的沈璃,太早看尽将军白发征夫泪,太早就将自己磨成了一把“煞气很重的枪”。但另一面,她依旧被充盈的爱意所滋养,灵界众人敬爱他,将士们将性命托付于她,令尊也疼爱她。她是威风凛凛碧苍王,也是碎嘴子小凤凰。这一点嘘嘘最有体会了,沈璃在外受了气回来就折腾小鹦鹉,大写加粗的可爱子。右手长枪叱咤九霄,左手碎嘴子拔毛小鹦鹉,呀沈璃的故事真是常看常有意思,期待后续。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