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对话贾康:房地产不会崩盘!行政限制性措施能撤尽撤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1

对话贾康:房地产不会崩盘!行政限制性措施能撤尽撤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字力求简约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房地产的着墨确实比较浓重,这说明中央高度重视房地产问题。中房报记者 许倩 两会报道2024年楼市会怎么走,政策应如何发力,备受关注。3月5日,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4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5%左右”;对于房地产工作更是着墨颇多,“优化房地产政策,标本兼治化解房地产风险,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等数百字。“这说明中央高度重视房地产问题。中国房地产不会出现崩盘,这是一个可以作为大前提的基本判断。在这个大前提下,如何解除屡屡出现的麻烦,如何防范更局部的危机,如何引导不同城市房地产市场在波动中走出回暖过程,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贾康建议,2024年,为积极引导不同城市房地产市场的回暖过程,一些属于行政手段的房地产限制性措施,能够撤销的应尽量撤销,能够减少的应尽快减少。中国房地产报:听完今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有什么感受?贾康:2024年经济增长目标的设定5%左右,这与我之前的建议一致:我的研究者定位的建议,就是设在5%左右,甚至可以考虑5%以上。虽然国内外有一些声音不看好我国今年GDP增速能达到5%,但是从中国实际情况看,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仍有客观的推进纵深和潜力空间,加上深化改革、政策加码的主观努力,是非常有希望实现这个目标的。5%增速的现实意义和承前启后的长远意义非常值得重视。去年我国GDP增速为5.2%,今年继续实现5%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有望乘势完成从粗放型高速增长到引领中高速高质量发展“新常态”的“L”型转换,符合中央所说的“合理区间”,即达到中高速增长区间的底线之上的水平。在“十四五”时期收官的这两年,要力求实现设定5%左右,但实际5%以上的经济增速,争取更好地以可持续的高质量发展状态,达到2035远景目标内含的经济总量或折为人均的GDP比2020年再翻一番的保证速度水平(十五年算总账,年均经济增速接近5%)。中国房地产报:我们注意到,李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对房地产工作着墨颇多,尤其是风险问题。贾康:文字力求简约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房地产的着墨确实比较浓重,这说明中央高度重视房地产问题。当下,大家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普遍感受还是不太好,但是中国的房地产已有把握不会出现崩盘,这是一个可以作为大前提的基本判断。在保证不会崩盘的大前提下,怎么解除屡屡出现的麻烦,怎么防范局部的危机,怎么引导不同城市房地产市场在波动中走出回暖过程,是需要关注的重点工作。中国房地产报:在部署2024年房地产工作时,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优化房地产政策。对于“优化”应该怎么理解?贾康:我理解这主要指的是动态优化。2021年底之后,针对房地产领域的“合成谬误”问题,有关管理部门已经出台了那么多房地产优化政策了,最新的还有对于民营企业房地产项目融资的“白名单”,操作层面已经对象化了,所有政策放在一起,是一种组合,会形成一种合力,同时需要不断处理其动态优化问题。中国房地产报:本次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对不同所有制房地产企业合理融资需求要一视同仁给予支持。这也是中央多次强调的事情。贾康:对,多次强调,意味着在实际工作中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并不容易。考虑到整个民营经济怎么样提振信心,改善预期,这是个比较典型的领域。中国房地产报:政府工作报告同时提出,要适应新型城镇化发展趋势和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变化,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和供给,完善商品房相关基础性制度,满足居民刚性住房需求和多样化改善性住房需求。对此您怎么看?贾康:这里面讲的其实还是与时俱进地优化房地产领域“保障轨”与“市场轨”的双轨统筹模式。“保障轨”上工作重心已明确主要是占保障房建设大概念紧密联系的棚户区改造和城中村改造,这是属于“社会政策托底”。托好底的基础上,商品房市场上交易形成的价格水平的敏感度和杀伤力就会下降——因为低中端人群都“住有所居”了,在房地产供求关系已经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商品房市场上的买方就更从容了,公众对房价的焦虑也会降低。中国房地产报:前几年有关房地产税的消息很多,今年没人再提了。贾康:现在不宜在公开场合过多提房地产税改革扩围的事情,显然现在条件还不具备。要更多地关注怎样让公众稳住心态,改善预期,循序渐进地引导房地产市场回暖过程。但这一改革的大方向没有变化。中国房地产报:对于2024年房地产市场您有什么新看法?贾康:还是要强调不同板块、不同城市的区别看待,一城一策。在总体不崩盘的情况下,更有可能在楼市回暖方面起引导作用的,现在是一线城市。各个一线城市有必要根据具体情况减少房地产行政性限制手段,更好地发挥风向标作用;各个省会城市、热点二线城市,则情况更是不一,一城一策要更清晰;三四线城市总体来说买方市场已成定局,要做的就是如何消化库存,适应买方市场情况,形成适合自己回暖过程的政策组合。中国房地产报:市场购房需求还是在的,关键是如何来提振,是吗?贾康:刚需确实已在减小力度,总人口规模不再增加而是减少,住有所居方面已不是极度短缺了。但是改善型需求潜力仍然非常可观,比如换房需求、小变大的升级需求、二套房乃至第三套房的需求;结构性优化方面的需求潜力也非常可观,比如原来已经形成的所谓中高端的空置房,并不能直接对应到用于解决低端的住有所居问题,要考虑怎样优化结构,把总体结构方面的失衡改变为不那么失衡。一些城市的“保障轨”上,不一定再用政府财政资金去“补砖头”新建保障性住房,而是在住房供应相对充足、空置房潜力可调动的地区,改“补砖头”方式为“补人头”(租金补贴)方式,调动本地房源潜力,实现“住有所居”相关资源配置的高效与共赢。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